预警

考虑到文章质量问题,最近一段时间会陆陆续续删几篇文,重修重写,大概集中在暑假发文

太宰治:每一次,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总是意外的发现我是如此爱你,而且每一次都会更深

我抚摸着他后脊上小小的凹陷,指腹在柔软光滑的皮肤上游走,感受清晰的骨骼纹路,他爱健身,身材是恰到好处的瘦削,有着饱满的肌肉,线条是那种具有力量的美感。
我在他的腰肌上小小地捏了一把,那里很敏感,他动了动,在我的怀里转个身,又睡了——他扭了扭屁股才翻过身,还是略略撅着嘴的,抱怨我难得的周末,大清早不好好补觉来打扰他。

我忍不住笑起来,把他搂的更紧了些,脑袋埋进他睡得乱糟糟的后脑勺,鼻尖蹭着他敏感的后颈,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他觉得痒,缩了缩脖子,模模糊糊说了句“别动”,听上去像小猫撒娇一样。

我抬起一条腿压在他身上,把他完全锢在怀里,没有一处的分离,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这样做,紧紧的靠在...

千。。千fo感谢!!!

真的超级感谢大家的喜欢啊啊啊啊啊啊!现在上学,更新速度特别慢,慢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前段时间在宿舍做梦都梦见自己在码字,但是你们依旧没有放弃我,我一定更努力的写文!!我爱你们!!!

Close Your Eyes(上)

中也性转!慎入!!

重修重发(是的,这不是一辆单纯的车!)

骚包的金色法拉利是打着漂移停下的,毫不客气的把本来开在前面的小蓝白硬生生堵在身后几厘米,气的小蓝白车主开了窗骂人,坐在法拉利里的女人则淡定的下了车,把钥匙丢给门童顺带扫了眼身后的车子,漂亮的蔚蓝色眼睛带着些冷薄锋利的美感,女人眉毛一挑,凉凉丢了句:“骂你大爷啊。”然后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啪嗒啪嗒”进了夜店。

小蓝白车主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

夜店的气氛极其躁动。

暗金色的细肩吊带衫是那种带着点垂坠感的料子,随着身体的舞动会在夜店迷惑的幽蓝色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时不时会露出纤细腰腹上流畅的马甲线,或者黑...

彷徨(上)

emmm说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结果是把看到的不错的梗挪过来(对,梗不错,但我写的就垃圾了,就……见谅哈!)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中原先生……中原先生?”

 

中也眨了眨眼,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挪到旁边的樋口身上,樋口见他看向自己,愣了愣,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红叶大姐要的文件。”

 

中也这才注意到桌上摊开的文件,自己手里还握着一支钢笔,于是在末尾刷刷签上字递给樋口。

“额,您没事吧?”樋口把文件抱在胸前,“刚刚提到太宰先生出差回来您就突然一动不动,需要替您把太宰先生的报告会议推掉吗?”

“……不用。”中也看上去还是有点走神,樋口甚至觉得中也的目光竟然...

翻涌

安迷修倚着玻璃,目光透过倒影盯着寥落的几点灯火发呆,对面大楼上巨大的广告牌放着巨大“WHAT  IS  LOVE?”的字样,大概是房地产广告,在漆黑的夜空下孤独发光。


桌子上几个盘子是睡醒后打电话随便叫了些吃的,刚烘焙出炉的松脆面包,一小碟炼乳,还有蔬菜沙拉,但是睡了足足一天,醒来反而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丢在桌子上了。


所以,所谓的度假,第一天全耗在了睡觉上……


浴室门打开,安迷修瞥了眼从热腾腾的蒸汽中走出来的只挂了条浴巾的人影,顺口说了句:“变态。”

雷狮丝毫不在意的擦了擦发梢上的水珠,懒洋洋开口:“不喜欢?不喜欢...

这是以前用小号发的一篇文,然而小号……我找不到了(快被自己蠢哭了)……所以挪过来……


什么叫“酒池肉林”?

中也一进门就被人猛地一把抱住按在墙上亲,挑挑眉没有拒绝,把公文包往地上随便一扔然后踮起脚,手指插进深色的发丝里回应他的深吻。

太宰抱紧中也劲瘦的腰,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走,刚要把中也推到床上就被中也一个反身甩在被子上,中也整了整被他扯开的衬衫:“你他妈发情也有个限度啊,不是让你去接儿子吗?”

“中也,今天结婚纪念日啊。”太宰可怜巴巴的啃着被子望着中也。


说起来,当年他俩还是未婚先孕,太宰治那个时候还被黑手党各大干部联合侦探社一起批斗了一顿,不过本人丝毫没...

2017年对lo主的印象

emmm毕竟弧了很久,会有评论吗?

不过还是很期待呀~

太宰先生man不man

太宰治最近有点郁闷。

起因是几天前的深夜,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淋漓尽致的做了几次后,中原中也疲惫的窝在太宰怀里,突然皱起眉拍了拍身侧人因为不爱运动而……的胸膛,无比嫌弃的说:“很不man啊……”


于是太宰治陷入了深深怀疑——

我不man?我怎么会不man呢?那么多小姐姐喜欢我,中也竟然嫌弃我不man?!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直到几周后,中也放了假,两人飞去了中国。

某夜,玩了一整天后,太宰倒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翻手机看消息。

中也在洗澡,浴室哗哗的水声无比勾引人的神思,但是他的目光突然被电视上的一侧广告吸引,于是,他开心的拍了拍自己被中也嫌弃的胸肌。


回国那天,中也发...

一篇文评

这是给 @麦黍秋波掀青岚 太太的一篇文评(希望太太喜欢)

嗯……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实在太激动了……

 

大概是刚入双黑坑那段时间我看到了BAKU太太的《风拂雪舞》(以下简称“追妻”),真是刚看一篇就瞬间迷住了,之后每个周回家都会激动的去看太太有没有更新,那个时候我还是一枚小透明(现在也差不多吧……),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我能够为自己一直喜欢的太太写文评。

 

其实这篇文评,虽然一开始太太说是让我自己选一篇喜欢的来写,但是挑来挑去,不得不说,每一篇都很想写!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想到哪篇写哪篇(…………)。

 

BAKU太太的文笔非常舒...

Thirsty——深夜伦敦(上)

 @起名废知士 给知士哥哥的贺文!(因为百天的时候我不在所以先发)

空气凝滞。

 

坐在长桌两侧的高管压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惊恐的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桌尾玩笔的英俊男人。

 

男人垂着眼,一脸淡定不说,甚至还带着几分悠悠然的笑意,好像刚刚对着全英最大的黑色家族狮子大开口的人不是他一样,坐在附近的几个人身边的保镖掏出枪械对准他的脑袋也能面不改色。

 

 

筱田明竺点了点面前的文件,两秒钟后忽而扬起粉嫩的嘴唇:“我同意。”

站在筱田身旁的男人一脸惊慌:“小姐……这、这不行啊……”

 

太宰向后靠在沙发里,撑...

900fo感谢啊啊啊!!!(之前忘了发)

给每个小天使一个亲亲!!

TO MY BEST FRIEND&COUPLING

 @安以寄溟北 嗯……虽然心血来潮说要给你一个小惊喜,但是其实并没有想好说什么


这是给我家CP 变态北的一封信:


可能是缘分吧。最开始注意到你是听说你会调酒,一直觉得调酒师是一个相当酷的职业!所以对你充满了崇拜之情。不过我可能本身不是特别会去主动跟别人聊天的人,包括三次元里就算是周围很多人坐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的,我也不会兴致勃勃的加入,所以我们几乎没什么交集。

感谢我有个喜欢当红娘的哥(你看看,命运啊)把咱俩组成了cp,说真的,我其实忘了咱俩一开始是怎么私聊得了,但是现在我的对话列表里一直存放着你(并且是置顶!感不感动!!)

每天和你聊很多都特别开心,阿北,...

明日之名(01)

 @安以寄溟北  @明日之名 

北潦第一次见到千白是在自己兼职的酒吧里。

 

蛮白净可爱看上去挺乖巧的一个女孩儿,穿着黑色吊带衫和牛仔短裤,以及一件破洞外套竟然也能带着几分学生气的干净,坐在几个朋友之间,看上去笑得十分开心,颈间的项链随着笑声也在一晃一晃的,在变化的灯光下闪着微弱的光。

 

 

注意到北潦目光的是坐在她身旁的女孩儿,见女孩儿推了推千白,北潦淡定的移开视线,低头收拾着吧台。

 

“白白,那个酒保蛮帅的耶~”明安兴奋的说。

“啊?在哪儿?”千白顺着明安的视线看过去,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吧台...

《爱情这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文评

Emmmmm……第一次写文评,有点紧张哈……@哼哈叫做蘋果哈 


哼哈小仙女找到我的时候,说实话,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后来我问她确定要找我写的时候(咳,毕竟我的文笔……看过的都懂……),她说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我,简直热泪盈眶啊!!!真的很感谢哼哈把这个机会交给我!!!(情绪失控)


咳,好了,说回正题。


看到标题的时候就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心脏。我对文野的解读并不深,一直以来只是顺从心意去写,看很多太太的文,比如哼哈,他们总是稳准的拿捏着每一个人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于太宰中也而言,大概就是如此。...


© 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