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跖点

这是一块非常辽阔的海域。

海水呈现一种奇异的深蓝色,翻起一股一股细小的浪向极远处铺展开,前天早上还未离开岛屿的时候,薄薄一层海水涌满乳白的浪花攀上浅色的泥滩,是刚刚拂过脚面的深浅,柔而黏的泥滩踩上去时会留下一个完整的脚印,脚趾处也许会略微深一点,但最终海水又覆没掉痕迹,使得整个海滩平整的近乎完美。

风是很清爽的,夹杂着的海腥味在穿过人的一瞬间便唤醒了因在海上长时间航行而迟钝的所有感官——这是一个非常令人舒畅的早晨。

中原中也正倚着游轮上的栏杆,指尖点着一根已燃近一半的烟,另只手上是一杯还留点底的酒。酒是餐厅刚从地窖里拿的,放在酒柜上,琥珀色的酒液倒出来时掌心还能感觉到略低的温度。

他半...

太宰治:每一次,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总是意外的发现我是如此爱你,而且每一次都会更深

我抚摸着他后脊上小小的凹陷,指腹在柔软光滑的皮肤上游走,感受清晰的骨骼纹路,他爱健身,身材是恰到好处的瘦削,有着饱满的肌肉,线条是那种具有力量的美感。
我在他的腰肌上小小地捏了一把,那里很敏感,他动了动,在我的怀里转个身,又睡了——他扭了扭屁股才翻过身,还是略略撅着嘴的,抱怨我难得的周末,大清早不好好补觉来打扰他。

我忍不住笑起来,把他搂的更紧了些,脑袋埋进他睡得乱糟糟的后脑勺,鼻尖蹭着他敏感的后颈,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他觉得痒,缩了缩脖子,模模糊糊说了句“别动”,听上去像小猫撒娇一样。

我抬起一条腿压在他身上,把他完全锢在怀里,没有一处的分离,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这样做,紧紧的靠在...

千。。千fo感谢!!!

真的超级感谢大家的喜欢啊啊啊啊啊啊!现在上学,更新速度特别慢,慢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前段时间在宿舍做梦都梦见自己在码字,但是你们依旧没有放弃我,我一定更努力的写文!!我爱你们!!!

Close Your Eyes(上)

中也性转!慎入!!

重修重发(是的,这不是一辆单纯的车!)

骚包的金色法拉利是打着漂移停下的,毫不客气的把本来开在前面的小蓝白硬生生堵在身后几厘米,气的小蓝白车主开了窗骂人,坐在法拉利里的女人则淡定的下了车,把钥匙丢给门童顺带扫了眼身后的车子,漂亮的蔚蓝色眼睛带着些冷薄锋利的美感,女人眉毛一挑,凉凉丢了句:“骂你大爷啊。”然后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啪嗒啪嗒”进了夜店。

小蓝白车主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

夜店的气氛极其躁动。

暗金色的细肩吊带衫是那种带着点垂坠感的料子,随着身体的舞动会在夜店迷惑的幽蓝色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时不时会露出纤细腰腹上流畅的马甲线,或者黑...

这是以前用小号发的一篇文,然而小号……我找不到了(快被自己蠢哭了)……所以挪过来……


什么叫“酒池肉林”?

中也一进门就被人猛地一把抱住按在墙上亲,挑挑眉没有拒绝,把公文包往地上随便一扔然后踮起脚,手指插进深色的发丝里回应他的深吻。

太宰抱紧中也劲瘦的腰,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走,刚要把中也推到床上就被中也一个反身甩在被子上,中也整了整被他扯开的衬衫:“你他妈发情也有个限度啊,不是让你去接儿子吗?”

“中也,今天结婚纪念日啊。”太宰可怜巴巴的啃着被子望着中也。


说起来,当年他俩还是未婚先孕,太宰治那个时候还被黑手党各大干部联合侦探社一起批斗了一顿,不过本人丝毫没...

2017年对lo主的印象

emmm毕竟弧了很久,会有评论吗?

不过还是很期待呀~

太宰先生man不man

太宰治最近有点郁闷。

起因是几天前的深夜,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淋漓尽致的做了几次后,中原中也疲惫的窝在太宰怀里,突然皱起眉拍了拍身侧人因为不爱运动而……的胸膛,无比嫌弃的说:“很不man啊……”


于是太宰治陷入了深深怀疑——

我不man?我怎么会不man呢?那么多小姐姐喜欢我,中也竟然嫌弃我不man?!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直到几周后,中也放了假,两人飞去了中国。

某夜,玩了一整天后,太宰倒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翻手机看消息。

中也在洗澡,浴室哗哗的水声无比勾引人的神思,但是他的目光突然被电视上的一侧广告吸引,于是,他开心的拍了拍自己被中也嫌弃的胸肌。


回国那天,中也发...

一篇文评

这是给 @麦黍秋波掀青岚 太太的一篇文评(希望太太喜欢)

嗯……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实在太激动了……

 

大概是刚入双黑坑那段时间我看到了BAKU太太的《风拂雪舞》(以下简称“追妻”),真是刚看一篇就瞬间迷住了,之后每个周回家都会激动的去看太太有没有更新,那个时候我还是一枚小透明(现在也差不多吧……),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我能够为自己一直喜欢的太太写文评。

 

其实这篇文评,虽然一开始太太说是让我自己选一篇喜欢的来写,但是挑来挑去,不得不说,每一篇都很想写!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想到哪篇写哪篇(…………)。

 

BAKU太太的文笔非常舒...

Thirsty——深夜伦敦(上)

 @起名废知士 给知士哥哥的贺文!(因为百天的时候我不在所以先发)

空气凝滞。

 

坐在长桌两侧的高管压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惊恐的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桌尾玩笔的英俊男人。

 

男人垂着眼,一脸淡定不说,甚至还带着几分悠悠然的笑意,好像刚刚对着全英最大的黑色家族狮子大开口的人不是他一样,坐在附近的几个人身边的保镖掏出枪械对准他的脑袋也能面不改色。

 

 

筱田明竺点了点面前的文件,两秒钟后忽而扬起粉嫩的嘴唇:“我同意。”

站在筱田身旁的男人一脸惊慌:“小姐……这、这不行啊……”

 

太宰向后靠在沙发里,撑...

900fo感谢啊啊啊!!!(之前忘了发)

给每个小天使一个亲亲!!

明日之名(01)

 @安以寄溟北  @明日之名 

北潦第一次见到千白是在自己兼职的酒吧里。

 

蛮白净可爱看上去挺乖巧的一个女孩儿,穿着黑色吊带衫和牛仔短裤,以及一件破洞外套竟然也能带着几分学生气的干净,坐在几个朋友之间,看上去笑得十分开心,颈间的项链随着笑声也在一晃一晃的,在变化的灯光下闪着微弱的光。

 

 

注意到北潦目光的是坐在她身旁的女孩儿,见女孩儿推了推千白,北潦淡定的移开视线,低头收拾着吧台。

 

“白白,那个酒保蛮帅的耶~”明安兴奋的说。

“啊?在哪儿?”千白顺着明安的视线看过去,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吧台...

《爱情这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文评

Emmmmm……第一次写文评,有点紧张哈……@哼哈叫做蘋果哈 


哼哈小仙女找到我的时候,说实话,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后来我问她确定要找我写的时候(咳,毕竟我的文笔……看过的都懂……),她说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我,简直热泪盈眶啊!!!真的很感谢哼哈把这个机会交给我!!!(情绪失控)


咳,好了,说回正题。


看到标题的时候就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心脏。我对文野的解读并不深,一直以来只是顺从心意去写,看很多太太的文,比如哼哈,他们总是稳准的拿捏着每一个人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于太宰中也而言,大概就是如此。...


“中也,快看!我的肌肉!”
“你给老子把羽绒服内衬装回去!”

伪更。。。。。。

暧昧(番外)


如果生命终究会归于平淡,我所希望的,只是在我们都疯狂的年轻时,能给你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告白,然后和你一起好好的。

                                         ...

暧昧(13)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 这么久才更新,感谢大家一直很耐心的等待,到今天【暧昧】就完结啦!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以后我会更努力的!!!!


“简直是噩梦啊……”


中也瞪着天花板上巨大的水晶吊灯,五年前的那段记忆像潮水一般涌上又退下。

又趴了一会儿他才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锁骨处那一小块凹凸不平的肌肤,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已经过去五年了,竟然还是隐隐的发疼。


前两年因为这个有找东野做过一次检查,东野还说可能是心理作用,当时他就嘲笑东野是不是当医生的查不出什么病都会推到心理原因。

东野只是摊摊手。...


© 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