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得体 / dirty地混在文野……

暧昧(2)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中也擦开镜子上的水雾,温热的水已经洗去了身上的血污,他凑近镜子,歪过脑袋看着眼尾处的一道长长的伤口,不深,只是蹭了一点点,但是对于中也来说,这有损他的盛世美颜,于是连带着对一言不合就开枪这种行为的不爽,中也直接掀翻那辆小黑车,他发誓他真没想到那辆车会爆炸,鬼知道他们会跟某个笨蛋似的玩自杀这一套,竟然在车上安炸弹。

 

自从下午碰见了青花鱼之后就没什么好事,肚子也莫名的不舒服,腹胀感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了。

估计是晚上吃多了。

中也撇了撇嘴,扯下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浴室,那双手臂从背后揽住他的腰时他没有任何动作,顺着他的动作被顶到了桌沿,后腰受到撞击时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浅浅的抽了口气,他抬眼瞪了一眼太宰治,后者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浅蓝色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以往到这一步,太宰已经把他亲的喘不上气顺带连衣服剥了个精光,现在却像时间静止一样,他看着他一动不动。

 

 

他的手握在中也的腰两侧,隔着薄薄的衣料可以感觉到他紧实的肌肉。

突然就想起了几年前,他俩在北欧的一座小城一块儿消灭了一个走私集团,那一次中也为了救他开启【污浊】,最后几乎半个城市都被埋在废墟中,中也一身伤,粘稠的血污弄脏了他刚定制好的小西装,甚至那张还带着稚气的精致小脸也蹭了些猩红,他也一样,一直到硝烟散去,他和中也还坐在残破的墙垣上,看着远处的天空发呆,那天的日出非常漂亮,太阳轻盈地跃出地平线,像优雅的芭蕾舞者,然后半片天空都燃烧了起来。

太宰坐久了觉得屁股疼,于是跳了下去,转头见中也还在看着天空发呆,眼角的血迹看上去像一行血泪,莫名的悲哀。

 

“走啦,中也。”

“不想动。”他晃了晃脑袋说,满脸的疲惫,连手指头都懒得动。

 

一如既往的坏主意浮现在脑海中,他张开手臂,笑着说:“没事呀,你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我背你回去。”

他觉得,这话要是听不出来是假的,那中也真是白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他觉得中也肯定不信,所以他看着中也站起身就笑嘻嘻的想收回手时,那道迎着光的黑影真的跳了下来,他看到那一瞬间整个人都融进了阳光里的中也,迎着光太过模糊的身影几乎只能看到那双幽蓝色的深海般的眼眸……

 

也不知道是被小矮子的美色震撼到了,还是单纯的对“小矮子要是跳下来摔死了回去就没人写任务总结”的惊恐(中也:……你怎么不去死?!),总之,他没把手收回来,缠着绷带的手臂稳稳的接住了中也疲惫的身体,然后他真的把他背了回去。

 

 

中也扬了扬眉,见太宰治跟失了魂似的一直没反应,抬起小细腿轻轻地顶了一下太宰的小兄弟,斜起嘴角。

 

“怎么?跟女人做的太爽了?这是硬不了还是射不出?”

回过神的太宰不爽地挑了挑眉:“啧,中也,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精虫上脑的变态吗?”

“不是吗?”

太宰翻了个白眼:“……我好歹也会有觉得中也好看想多看一会儿这么单纯的想法的好吗?”

“呵,下一步就是把我拐上床了吧?”

“唔,既然目标这么明确,那就向目标前进吧!”

“美得你,”中也推开他,“我很累,不想再洗一遍澡,另外,给你半个小时,滚去楼下把家具搬上来。”

“中也好过分,明明有那么方便的异能却使唤人家!”

“就是因为不想用才使唤你。”

“啧,那这么说,中也之前一直没有叫我过来解决生理问题是因为不想用我?”他把刚要进入卧室的中也给扯住,按在墙上,“我倒是想知道是谁家的小男生?”

“你脑子疼啊?我什么时候说我和别人上床了?”中也皱起眉。

提起这个,太宰眉间的不爽明显又多了几分:“下午,在警局。”

 

中也歪着脑袋,似乎是这么顺口说了一句,他就是图个嘴上痛快——再说了,他和别人上床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不一样和别的女……”中也的声音弱下去,他皱了皱眉,胃部突然像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他赶紧一把推开太宰治冲进了浴室。

 

几乎是把晚饭都全给吐了出来,他跪在马桶边喘着气,太宰站在浴室门口,紧皱着眉。

 

“鉴于你是个男人,可以先排除是被哪个男人给搞怀孕了……”

“去你妈的。”中也摸了摸脖子,刚刚吐得太用力,感觉脖子都疼。

“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中也回忆了一下:“……大概,开车把家具送过来的时候?”

“前几天你是不是没怎么吃饭?”

“嗯,一直在忙工作。”

“你给我发完短信后一直蹲在门口?”

中也点点头,于是太宰两步走到他面前把他扯进怀里,然后抵着他的脑袋,中也一愣,看着他的眉毛皱的更紧了。

 

“……蛞蝓脑子真是蠢死了,”良久,他放开他,“连病了都不知道。”

“哈?”

“饮食不规律,还长时间的吹冷风,”太宰走到玄关穿上鞋子,“肠胃性感冒,过来,把外套穿上去吃药。”

“这个点儿上哪儿买药?”

“我家啊,”太宰踏出门的脚停住,他转过头,笑起来,大半夜,高级住宅的走廊上还亮着白惨惨的灯光,中也觉得莫名的瘆人,一种不好的预感涌入全身。

 

太宰治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忘了说呢,中也,我们现在……”

中也看着他把手放到电子锁上然后划过一道蓝光,门“啪嗒”一声开了。

“是邻居哦~”

 

“啧,真他妈见鬼了。”中也看着在餐桌边给自己冲药喝的背影暗骂道。

不过说起来,太宰离开黑手党以后,他就没有来过太宰家,双方有“需要”时,都是直接去中也家,中也家大床大,完事儿以后还能有杯美酒在手,而且中也也不想睡在一个很多女人睡过的被窝里——六七岁的时候因为红叶的某种“母性”,硬是逼着中也和她一块儿睡觉睡了一年多,最让中也受不了的是,红叶总是在睡前说:“来,中也宝宝,跟姐姐睡觉喽~”

 

这他妈比用金色夜叉威胁他还可怕!

 

中也在卧室环视了一圈,出乎意料的干净,太宰治平时一副懒散样,家务上倒是挺勤快的。

 

“正宫夫人要抓奸吗?幸好今天没带女人回来。”

 

中也转头看着太宰倚在门边,手里端着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翻了个白眼:“得了吧,那个路边摊上的女人呢?让你给扔酒店了?”

“哪儿敢啊?我的钱不都在夫人那里吗,哪敢花钱开房?那小姑娘让我走半路上就给扔了。”

“哼。”中也斜了斜嘴角,太宰笑起来:“来,夫人,请把药喝了吧,喝完睡觉。”

“谁他妈是你夫人。”中也接过药,踹了他一脚,喝了几口以后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你想让我睡这儿?!”

“呵,中也,进过我家的人,可都没那么轻易离开,”他勾起中也的下巴,“一般想离开的,都得付出点代价,哦,准确的说,绝大多数人是享受我的服务,少部分人是付出代价。”

比如美女,和几天前被他从18楼踹下去的几个同样开小黑车的男人。

 

中也眯了眯眼睛,抬手勾住他的脖子;“那我是付出代价的呢?还是……享受服务的呢?”他看着那双漂亮的鸢色桃花眼,踮起脚的高度刚好让嘴唇有意无意的蹭过他(特地低下头)的下巴。

 

太宰当然是反应迅速,把主动投入怀中的腰牢牢扣住。

他厮磨着他的耳廓,哑声说:“中也,把房子退了吧。”

“嗯?”

“这段时间跟我住。”他开始轻舔中也的嘴角,一边说一边把手从衣服下摆滑进去,摸上中也大腿,中也穿得说是睡衣,其实是就是件浴衣,腰带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就是个装饰,轻轻一扯就开了,完美身材一览无遗。

中也的皮肤极好,牛奶一样光滑,他顺着修长的大腿摸上去,私密处的皮肤又滑又软,太宰非常享受这种柔软光滑夹住他的腰,在他身上无意识乱蹭的感觉。

他低下头细细的吮咬他的锁骨,手指捏了捏挺翘的小屁股滑进那道缝中,还未来得及更进一步,就被人一掌拍蒙了。

 

“滚去睡沙发,我是病人!”中也把他一脚踹下床,也不管衣服凌乱和已经有了反应的下身,揽过被子就睡。

“中也……”太宰可怜巴巴的趴在床边,见中也没搭理他,太宰撇撇嘴,起身要离开时,中也忽然说:“明天去把我的房子退了,我要去警局,没空办手续。”

 

“好嘞!”太宰眼睛一亮,掀起被子就要钻,中也转身像林妹妹一样娇弱的扶住胸口,对着他:“呕!”

“蛞蝓真恶心啊!!”太宰一边尖叫一边跑开。

 

虽然把人轰走了,但是中也睡不着。

着也不奇怪,失踪人口近一半是异能者,还有三名是自己下属,这么赤裸裸的挑衅到自己头上,还一点线索都没有,换谁都觉得心里堵的慌。

 

 

“就知道你没睡。”太宰靠着门,略带笑意地说,“要陪你吗?”

 

“你把左手边的文件给我。”

“这一份我看过了,你把字签了。”

“印泥呢?我盖个章。”

“立原?遇袭的事明天再说,你想办法把现场清理了,对了,别告诉红叶姐。”

“红叶姐?我没遇袭,你听谁扯淡的?立原?妈卖批,明天揍他去!”

“广津先生啊,中也在忙呢,啊,忙着给我口……啊啊我错了中也……喂?没有,您别听他鬼扯,什么事?是,目前的线索只有监控录像,我还在查。”

 

太宰:“应该是个人都能理解我说的‘陪’是‘三陪’吧……”

 

 

“唔,那么从目前来看就是,你被盯上了,要么开枪打死你,要么弄个爆炸牵制你。”

“……”

“你也说了,目前的线索只有监控录像,”太宰晃了晃手上的黑色盒子,“发生了这么多起案子能掌握的线索却寥寥无几,行事这么小心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向你发动攻击,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抓异能者,那他们应该也清楚挑软柿子捏这个道理,中也你太硌手了。”

 

虽然话说的很欠揍,但也有道理,中也摸了摸鼻子。

 

“开枪就不用说了,目的大概也就是轻则重伤重则死亡,爆炸的话,你安排的人刚刚也打来电话了,打捞上来的四具尸体均为普通市民,水里也没有任何炸弹残骸,更不用说武器了。”

中也皱紧了眉:“你说什么?”

“也就是说,在你离开之后、立原他们到达之前,有人去了现场,并把现场给清理干净,那么最后警方追查起来,结果就是报纸头条‘异能者残害普通市民致四名死亡’。”

 

“……那有什么意义?”

太宰叹了口气:“所以说蛞蝓脑子就是笨,当然是把你与这个案子分开,这样你就什么也查不到,嘛,不过现在就一个录像带咱也做不了什么,又不知道凶手的外貌特征……”

 

太宰撑着下巴略带笑意的看着盘着腿抱着胳膊,气鼓鼓地窝在沙发上的中也。

久违的看到小矮子郁闷这么久,虽说心情爽,鼓着脸颊撅着粉嫩薄唇的样子实在可爱得让人想亲一口,不过太宰也知道要是现在不知好歹的凑上去亲一口多半会被揍成残废,所以他站起身:“那么,长夜漫漫,佳人不眠,不如去楼顶散散心?”

 

“不去,老子没心情,你要玩儿花前月下去找女人去。”

“中也老说让我找女人这种话会让我觉得中也在吃醋哦。”

“吃你大爷的醋!”

“那中也到底去不去呢?”太宰微笑,把衣服递到他面前,中也蹙眉看了他一眼,算了,出去走走总比在这儿郁闷好。

 

他扯过外套,外套不是过来时随手扯的小西装,是太宰的一件大衣,身高优势使这件衣服穿在中也身上变成了一条快要触地的长裙,遮住了露在外面不怕冷的腿。

中也低头看了看衣摆,眯起眼,太宰赶紧举起手:“我对天发誓只是不想让你感冒,没有蔑视你身高的意思。”

一个眼神就怂成这样,中也非常瞧不起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出去。

 

太宰摸了摸鼻子:“……这个死矮子……”

 

 

深夜两点半,这个时候还会出来看夜景的大概也就他俩,还有醉倒在街边的邋遢酒鬼。

 

过了午夜两点的横滨终于疲惫的陷入了沉睡,风其实不太凉,多少还是有点暖意的吹过去。比起夜幕刚刚沉降的喧嚣带着虚假的繁华,中也更喜欢现在,不加任何修饰的夜间灯火,它就是寂寞阑珊,无须人群纷扰的衬托,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完全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安宁。

 

太宰递给他一瓶啤酒,他其实不喜欢啤酒的味道,但也不讨厌,太宰喝的时候他偶尔会蹭几口,他总觉得啤酒有一股苦涩味儿,太宰很不理解,就像他不理解有些人认为红酒有一股酸味儿。

 

太宰看着他倚着栏杆,仰头喝酒时漂亮的喉结上下滑动,然后对啤酒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微微皱眉,嘴角沾了一点泡沫,自己没注意到所以他凑上去给他抹掉,他看着中也被灯火照亮的半边精致侧脸,而另一边被隐藏在一片黑暗中,下意识的,他的手指滑到了他的下巴上,然后他低头吻了下去。

 

中也没有拒绝,因为酒劲暗下的目光晃了晃,他抬起手臂,环住了太宰治,回应他的深吻——他大概也是醉了,回应的十分深情。

 

横滨是一只巨大的怪物,它只是暂时陷入了沉睡,只有这个时候它的一切才会沉寂下来,你甚至可以感受到它平稳的呼吸还有随着呼吸起伏的身躯,打着不吵人的呼噜声。

 

放心,明天它又会苏醒。





(不知道这样改有没有好一点……)

评论 ( 2 )
热度 ( 145 )

© 空白- -免疫综合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