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得体 / dirty地混在文野……

暧昧(3)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这篇可能不好看……对不起……)


以神的视角俯视众生,是什么样的感觉?

 

从Landmark Tower最高处看到的风景无论何时都让人着迷,不论是白昼的海天交际处模糊成薄薄的一层白色包裹清丽的海湾,还是夜晚灯红酒绿的浮华像一个明亮的光球在亚洲的东岸闪耀,都足以让人沉沦。

 

不过现在明显有人心情不爽到连欣赏都懒得欣赏。


中也不耐烦的抬手叩叩桌子:“晚了十分钟。”

“大爷,小的一挂您的电话就从东京滚回来了,您还想怎样?”立原道造直接瘫在椅子上,“累死了,大老远把我叫过来干嘛?”

“请你吃饭。”中也扫了眼菜单,递给立原,“自己点。”

立原咽了口口水,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说吧,老大对我哪里不满意要你来杀我?”

中也抬眼看了看他,起身就走,立原赶紧一把拉住他:“别别别,我开个玩笑,大佬请吃饭哪有不从的道理。”

 

中也翻了个白眼,又回去坐下,撑着脑袋看向窗外的蔚蓝海湾,立原随手翻翻菜单,手指勾勾点下最贵的几道菜(反正大佬肯任人宰,这么好的机会不狠狠地敲他几笔多可惜),抬头看见中也一脸深沉的看着窗外。

 

“你咋了?那个案子还没解决啊?”立原抬手倒了杯水,“没思路?”

“哦,那个啊,”中也揉了揉眼角,昨晚一晚上没睡弄得现在脑子昏昏沉沉的,“人证物证都没有,案发现场也是随机的,你昨晚也去那个现场看过了,什么都没有,除了针对我的线索,不过这不是重点……”


中也深呼吸了一口气:“……太宰治跟我表白了……”

 

立原看着他,手中倾斜四十五度的水杯一下子变成一百八十度然后自由落体。

 

中也有点儿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本来只是气氛渲染下貌似走心的一个吻而已,等到恋恋不舍分开时,太宰的手指捧住他的下颌,深深地凝视着他的眼睛,然后没头没脑突然来了一句:

“中也,我喜欢你。”

 

鲜嫩美味的牡蛎摆在精致的瓷盘中,还没开吃立原却觉得一个没去壳的牡蛎已经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艰难地开口:“那……你……怎么……说?”

 

中也看了他几秒钟,立原眼睁睁看着自家上司像被男神表白的娇羞少女一样激动地说:“我他妈怎么知道?那个混蛋说表白就表白,说了句‘我喜欢你’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回答?!”

眼见中也就要气愤的掀桌,考虑到桌子上还摆着自己卖肾也付不起的美食,立原赶紧把侍者倒好的红酒摆到他面前,一边内心感叹“不愧是太宰治,撩完就跑,也不怕中也小拳拳给他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忍着笑意说:“所以你现在是在怎样?郁闷吗?”

“哈?郁闷?”

“你不是一直讨厌他吗?”立原嘴角略带深意的微笑,“之前骂他混蛋骂的铿锵有力,现在有个那么好的机会不仅拒绝了他还能顺带抓个把柄怎么就不知道利用呢?”

 

………………

问得好,现在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了。


“而且你别忘了,他叛变后,你的处境是什么样。”


中也听到这个,眸子一暗:“我说过了,那件事不要再提。”

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语气骤然冷下去的警告意味立原还是听得出的,他也见好就收,拿着餐具对付桌上的牡蛎。 


手机适时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中也扫了眼信息,皱起眉,拎着外套就往外走,顺带撂下一句:“我有事先走,帐我结了,昨晚海湾那边的监控录像给我想办法调出来,”走了几步他又回来补充了一句,“这件案子禁止警察局插手。”

“得,您老人家走好。”立原满足的伸了个懒腰,这两件事儿好办,毕竟黑手党的势力在那儿,现在更值得他思考的事情回去一定要和黑蜥蜴他们好好八卦一下。

 

“怎么回事?”中也皱紧了眉。

“您是病人家属吗?”医生扶了扶眼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一身黑衣的小个子年轻男人,漂亮精致的一张脸上透着的那股冰冷与里面躺在病床上的那位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额,是这样,病人身上有多处伤痕,目测是被尖锐的东西比如细针之类的所划伤,另外头部受到撞击,不过没有大问题,但还是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所以请办一下住院手续。”

中也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呆坐在一旁的白发少年,眯了眯眼睛:“我记得,你叫中岛敦,对吧?”

敦抬起头,脸上的血污还没来得及清理,白发也被血液粘结在一起,衬衣也有不少地方划破,露出白皙的皮肤上一道一道的细长的血痕,看上去也符合刚才医生说的被尖锐的东西划伤。

中也抬手招来护士,对敦说:“你先去把伤口清理了然后再过来。”

敦仿佛才缓过神来,看清了面前的来人慌慌张张站起来:“中原先生……尾崎小姐她……”

“你先去清理干净再过来。”

中也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重复了一遍就把敦噎得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乖乖地跟着护士小姐去清理伤口。

 

中也礼貌性的叩了几下门,女人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后响起:“进来吧。”

女音依旧悠逸,听上去没什么大问题,推门进去后中也更肯定了内心的想法。

 

“哟,来了啊。”红叶拍了拍脸上的面膜,嘴唇不方便说话所以微微开了道缝,“你先坐,等会儿再说话。”

“……”

 

向护士小姐道谢完后,敦趴在桌子上无奈的想着刚刚中也的样子,那是生气呢还是没生气,要说生气,脸上也没有经常发脾气的国木田先生那样满脸暴怒(国木田:……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而且听太宰先生平常跟他们抱怨的那些小破事,似乎中也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可要说不生气,脸上的确是平静的神情还有一点点对那个漂亮姐姐的担忧,不过语气倒是压抑得很……

那到底生没生气?

 

就在敦纠结的时候,太宰顺手推门进来:“敦君~”

“太宰先生……”敦目光闪闪,几乎快要流着泪抱住太宰治。

 

救世主来了,现在,敦眼前的太宰仿佛披了一层圣光降临。

 

“就这?”太宰挑挑眉,嘴角勾起笑意,敦到底是个乖乖小屁孩儿,也不了解中也,一点儿小事就把他纠结成这样,“没事儿没事儿~毕竟出事的人是个对中也来说挺重要的人嘛,总归会有点生气,但也不至于把气撒在敦君身上。”

听太宰这么说,敦才稍稍放下点儿心。

“那么现在来谈谈事情经过吧,”太宰笑眯眯的扯过凳子,“是怎么遇袭的?”

 

事情要从早上说起。

大清早刚起床就被与谢野晶子生拉硬拽给扯去逛街了,路上好巧不巧碰见正在买衣服的尾崎红叶,女人嘛,平时什么恩怨情仇一遇到逛街都可以抛到九霄云外,于是就在两人手拉手准备消灭一个商业街时,附近的小巷忽然传来爆炸声,三人赶到现场时,现场却干净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女人天生的敏锐直觉在这个时候就很好的派上了用场,两人同时灵巧一闪,于是头一波攻击就冲向了敦,然后三人被困在了小巷中。

眼前没有任何具象的武器却能轻易划破人的皮肤,太宰思索了一下,从目前已登记的异能者来看可以排除空气波之类的,而且既然看不见武器,那么只是受这么一点皮外伤不大可能,连中也想要做到预知无象行动这种程度都还困难,更不用说敦了。


那也就是故意的喽,有点挑衅的意味啊,也难怪与谢野一回侦探社就阴沉着脸,所有人都躲进了社长室,生怕她看自己不顺眼一柄刀就神不知鬼不觉伸到下巴前了。

而且现场那么干净,倒是让他想到了昨晚的事。

 

【“水里也没有任何炸弹残骸,更不用说武器了。”】

 

那多半是同一个人干的。

 

“侦探社那位小姐当真不错,就是治疗过程痛苦了点儿,不过你瞧,眼角小细纹没了。”

“大姐……咱别美了大姐,紧要关头咱说点儿实际的成吗!”

“OK,赶到那个小巷的时候现场非常干净,没有任何残骸,甚至没有被爆炸破坏过的痕迹,”红叶轻轻抬眼,“想到了什么?”

“……昨晚,在海湾那边。”

“嗯,我问过立原了,现场不仅没有痕迹,还把四个人全部换成了普通人,当然,不排除他们一开始就穿成那样,不过连枪械子弹也不留下一个半个……”

“是异能者~对不对大姐头?”

听见声音,中也的表情僵了僵,瞬间又恢复自然,抬手给自己倒了杯水,而太宰看向对于自己告白不做任何回应的中也,摸了摸鼻子倚着墙,眼底略带笑意。

 

察觉到气氛微妙,红叶挑起精致的眉毛,自家孩子和太宰治的关系倒是在内部多少听到了一点儿,自然那几个人知道的也多是浅层,红叶也清楚两人关系不止亲密那么简单,太宰治何许人也,他做的是能轻易让你知道的吗?估计早把中也吃干抹净了,反倒是中也,也不肯跟自己透一点儿风声。

 

眼下倒是个好机会。

 

“……那个中岛敦,人呢?”红叶看向太宰治。

“去办住院手续了,说是大姐头救的他,想帮点忙什么的。”

“哦?那倒是个老实孩子,难怪芥川挺关注他的。”

“芥川?”中也挺直了身板,好像抓住了什么八卦。

“前几天芥川跟我说了几句,说什么跟人虎一起去的游乐园,都是小孩子玩儿的……人虎,就是他吧?”

“……”

“看样子是一起出去过了呢。”红叶的声音略略扬起笑意,中也脖颈后一阵凉意。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芥川和中岛敦那小孩儿按理应该不能常碰见,关系却发展的挺迅猛,我在想,是不是咱两个组织之间有什么契机,给了他俩机会呢?”红叶笑眯眯的看向两个人。

 

中也无奈扶额,就知道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没什么好事儿,果然意有所指——指到他俩头上了。

 

“咳,”他轻咳了一声,“大姐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

太宰立刻站直身体,替中也拉开门:“我也去。”

中也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太宰满目笑意:“这位好看到让我表白的先生,请吧。”

 

自然是小声说的,这个时候还不知好歹当着家长的面调戏中也那真是不想活了。

 

 

天色已经有点沉落的意思,白昼应有的光亮感逐渐黯淡下去,行人却渐渐多了起来。

中也没开车,抬手按着帽子穿梭在行人中,空出的那只手突然就被抓住,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本来跟自己保持两步远的身体忽然就和自己并排走。

 

“中也躲着我。”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让中也忍不住冷哼一声:“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中也喜欢我。”

“……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儿。”

“如果中也不喜欢我,那当时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的拒绝?”

“我倒是想哦,你撂下一句‘我喜欢你’转头就走,你倒是给我时间拒绝你啊。”中也白了他一眼。

“中也,我真的没有给你时间回复吗?”太宰忽然顿住脚步,看着他,鸢色的目光沉下去,不是平时情欲上头的深邃勾人,而是某种情感从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后浮现出来积满眸中的认真。

中也皱起眉,不多加回忆就不屑的扬起语调反问:“你留了吗?”

太宰看了他一会儿,不来就没有攥紧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开了,然后笑了笑;“算了,走吧。”

太宰把手插回兜里,径直迈开步子向前走

 

中也不明所以,两人的距离又恢复了几分钟前的两步远。

 

 

点单的时候太宰看见蟹肉炒饭,一反刚刚的态度死活要点一份,又是撒娇又是从背后抱着中也不撒手,周围路过的人纷纷投以惊异的目光看着一个一米八一的英俊男子在一个一米六的黑着一张漂亮脸蛋的青年身上又是蹭又是抱,最后被小个子青年不耐烦一巴掌推开,终于在菜单上点了份蟹肉炒饭。

 

在太宰的欢呼声中,中也觉得刚刚一掌不解气,又抬脚狠狠地踹了一下当做他付钱的补偿。

 

沉默的气氛这么一闹又轻易恢复了平常,一路上两个上司都在讨论自己部下是怎么在一块的。

“你说芥川和敦君什么时候开始的?”

“谁知道,不过我敢说,肯定是芥川告的白!”

“不可能,肯定是敦君!芥川不会做这么主动的事。”

“怎么不可能?你家那个一看就老实孩子怎么可能主动表白,肯定是芥川,而且芥川一定在上面!”

这种时候,部下究竟在上在下仿佛关系到了上司的体位关系,两个人一路激烈争吵,摆事实讲证据,一直到出了电梯都没有结束,丝毫不顾几个同乘电梯的大妈的脸色。

 

中也正说在兴头上忽然被人扯住了衣角,他转头看了看,没有任何人,下意识以为是太宰治搞的鬼,刚要骂人就听见从下方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他低下头,一个黑发的小女孩儿睁着懵懂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手里抱着一只有点旧的兔子娃娃,中也记得有时候爱丽丝手上也有这么一个娃娃,不过爱丽丝的是首领专门从国外定做的,而小女孩手上的明显是普通的廉价玩具。

 

“怎么啦,小妹妹?迷路了吗?”太宰蹲下去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不论是对待哪个年龄段的小姑娘都熟练的动作让中也在后面响亮的冷哼了一声。

小姑娘盯着中也手上的蟹肉炒饭,肚子合适宜的又叫起来了。

“是饿了吗?”中也蹲下身,把蟹肉炒饭打开,“要不要吃点?”

小女孩儿的目光亮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中也笑起来:“喏,吃吧!”

“中也,你就这么把我的晚饭送出去了?”太宰不爽的说。

“那你想怎样?主动跟人家小姑娘说话的是你,现在拒绝也不太好吧,而且你看她那副样子,你舍得吗?少女之友?”中也斜了他一眼,拎着食盒进了病房。

 

红叶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偶尔抬下眼皮目光别有深意的扫他一眼——红叶一直如此,就是美得漫不经心,看着悠然逸致的喝着茶,其实深意什么的一个眼神就全都压着你喘不过气。



等到离开医院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我去把车开过来。”太宰掏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中也身上顺走的车钥匙,中也刚要骂他,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过马路。

“太宰,你看,医院的那个小姑娘……”话音未落,刺耳的鸣笛声由远及近,小女孩儿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晃晃悠悠的继续往前走。

 

“【重力操纵】。”

 

小女孩儿被中也用异能举起,惊险的避过了那辆来不及刹车的黑色车子,中也接住小姑娘时,小姑娘已经昏了过去。

 

太宰的目光闪了闪,走过去:“昏过去了?”

“多半是,把她带回家吧。”中也抬头看了眼太宰治,太宰看着小女孩而昏睡的面容,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看这个样子中也皱起眉:“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不,没有,”太宰摊了摊手,“把她带回去吧,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把她扔在这儿。”

 

安置好小女孩儿后,中也轻手轻脚的退出来关上门,抬脚踹了踹客厅里还在沉思的某人:“你从刚刚起就怪怪的,到底有什么问题?”

“没有啊,只是在思考案子。”太宰揽住中也的肩膀,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怎么?这么关心我?”

“哼,我关心你去死!”中也白了他一眼,推开他的肩膀:“你睡沙发去!”

“诶?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明明是在我家……”

“不是喜欢我吗?要想追我也要拿出点诚意。”中也堵在卧室门口扬起漂亮的眼尾颇具挑逗性的一笑,然后一把关上卧室的门,太宰揉了揉鼻子,慢慢笑起来。

 

诚意是吧?

等着,中原中也。

 

 

 

女人睁开眼时视线里是一片黑暗,凭着感觉摸索到了窗帘,然后轻轻拉开一个小缝。

巨大的落地窗把整个横滨的夜景尽收眼底,她打开窗户,夜风拂过脸颊的一瞬间舒服的让人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气。

“这是漂亮呢,这个城市。”她微笑起来。

 

她低下头俯视着脚下蝼蚁一样小的人潮涌动,人们的夜生活此刻才刚刚开始。

 

“就让这个城市变得更美好一些吧……”

 

她张开了双臂,倾身向前,无形的羽翼在她的背后编织,她尽情的飞翔在夜空之中,她的眼底满是笑意,长发在风中吹散,她闭上双眼。

 

“……污浊这个城市的异能者们啊,都去死吧……”


评论 ( 19 )
热度 ( 138 )

© 空白- -免疫综合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