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得体 / dirty地混在文野……

暧昧(9)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抱歉,这篇可能不好看……)




中也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真慢啊。”红叶皱起眉,“不是说五点吗?”

“迪拜下雨了,”中也接过红叶的行李箱,“手续办好了?”

红叶冷哼了一声:“四点半的时候就办好了,然后我就在楼下咖啡厅一直等到现在。”

“芥川呢?怎么不叫他过来接?”

“还不是你给他安排的什么调查,跟侦探社的人虎去郊区了,跑了一天估计两个小屁孩累了,就没叫他,不然跑到市中心来接我还得跑到郊区。”

红叶前两年在郊区买了个小别墅,最近一直住在那里。

 

“送我去你那儿吧,你最近不是在市中心住吗?这个点就别跑那么远了,”红叶关上车门,鼻子一动,皱了下眉,“又抽烟了?”

“嗯,就一根,醒醒脑。”

“少抽点……哟,这什么?”红叶看到后座上放着几个纸袋,“上迪拜买了什么好东西?”

“那个红色纸袋是给大姐你的。”

一枚精致的发饰,乳白的猫眼石点缀着一小撮轻纱。

红叶挑起嘴角,满意地说:“嗯,不错,还有点良心。”又回头扫了眼后面,“那个黑色的呢?新买的衣服?”

 

提到这个中也就牙疼,恨不得回到昨天扇死那个放弃给自己买衣服反而给一条鱼买了件全球限量款的自己,硬生生的白瞎了一万多块钱,最后导致自己不得不放弃一瓶嘴馋很久的白葡萄酒。

 

他怒气冲冲的说:“不,那是棺材。”

红叶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去迪拜查到什么了?”

“资料到手了,还没仔细看。”

“这件事情你本来可以直接去问太宰治的,”红叶叹了口气,“你每回都跟我说你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

“哪件?”中也装傻。

“你啊……”红叶瞟了他一眼,“算了,那件事你有告诉过他吗?”

“没必要。”

红叶似乎又叹了口气,中也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

 

进了门,红叶跟侦查一样来来回回扫了一遍房子,最后下结论:“这房子不是你的。”

中也的品味怎么可能这么简洁朴素,低调中透着奢华。

 

“嗯,太宰治的。”

“你俩同居?”红叶的声音高了几分。

“暂时。”中也平静的说,“大姐你睡主卧?”

“不了,我睡客房。”红叶赶紧拒绝——天知道他那张床上躺过多少个女人。

中也点点头。

“太宰呢?”

“谁知道,”中也终于勾起嘴角嘲讽地冷笑一声,“八成又在外面跟哪个女人鬼混。”

 

手机振动起来,他摸出来瞅了眼来电显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接起来:“喂,混蛋。”

“啊啦,蛞蝓先生平时都这么和太宰先生打招呼吗?”

女音娇媚,中也挑起眉:“你谁啊?”

“呵呵,难道不应该问我在和太宰先生干嘛么?”

“没兴趣。”

“那直接挂掉电话如何呢?为什么还要问我是谁?”

“那我挂了。”

“哎呀,别这么没耐心,您这个样子怎么照顾爱哭的小孩子呢?”

 

中也顿了顿,红叶冲他挑挑眉询问怎么了,中也摇摇头。

 

“久野……是吧?那孩子真可怜呢,不过他父母也是倒霉碰见我了。”

“那么嫌疑人小姐,第一,我没时间听你跟我鬼扯,第二,如果你有什么特殊目的请直接明说,第三,如果你是想告诉我那条青花鱼知道的太多所以你把他给干死了,那么我感谢你,但是我依然会抓你,因为那个混蛋应该由我干掉,而你抢了我的活我很不爽,放心,回头你被抓起来了我还是会送你一朵大红花去看你,就这样。”

“那么,请带个急救箱来吧,虽然我是想要一件新衣服的,因为血迹真的很难洗掉呢,不过我暂时还不想和您见面,对了,建议您快点,晚了可就——”

女人笑起来:“来不及了哦~”

 

然后电话被掐断了。

 

中也收起手机,神情依旧淡定——如果没有注意到他的手上的玻璃杯快要被捏碎的话。

 

“太宰治作死把自己搭进去了?”

“不管他。”

“说是不管他还不是打算等会飙车过去?”

“……”

“你赶紧去吧,要是真死了后悔都来不及。”红叶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赶紧走。

中也撇了撇嘴,刚走到门口又顿住脚。

“大姐。”

“嗯?”

“那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场成为五大干部之一的试炼,与他无关。”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所以,我完全不在意那件事,而我拒绝太宰治是因为我讨厌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红叶看着他的身影隐没在一片漆黑中,良久,她才头痛的笑了笑:“这死孩子什么时候才能诚实一点?”

 

我讨厌他,以前是,现在是——那么未来呢?

 

 

晚上十点钟的街道上,车辆还不算少,中也飙着爱车一路上十分放心大胆的横冲直撞,然后打个漂亮的漂移停在那个女人所说的酒店门口,气哄哄的跟讨债一样冲进酒店找前台要了房卡,前台小哥赶紧颤抖着双手交出房卡,生怕慢一秒这个漂亮但是一脸杀气的小个子青年就会一掌劈死自己。

抬脚踹开门,似乎没什么异样,也没有血腥味,中也犹豫了一下,听到里面就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中也冲过去,而在看清房间里面的景象后硬生生的刹住车。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双手被铐在床上并且浑身赤裸,颈侧还带着暧昧的红印,只在关键部位盖了个枕头黑着一张脸的太宰治——

 

“你这是……被反攻了?”






大概……下篇开车,另外,最近【吻我】有点卡文……我可能会调整一段时间再更




评论 ( 10 )
热度 ( 90 )

© 空白- -免疫综合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