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得体 / dirty地混在文野……

吻我以痛,爱我以伤(3)

ABO+欧洲宫廷(大概吧)          连载:大概一周一更, 篇幅不确定,让想象力自由发挥吧

文风较硬,牙口不好慎入


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疼加……失忆……

 

中也从柔软舒服的被窝里有些疲惫的坐起来,揉了揉疼得快要炸开的脑袋,眼前适时的出现一杯温水,他伸手接过来:“谢了。”

“不客气哦,中也。”

 

熟悉的欠揍的声音让中也的手一颤,差点把水洒在床上,抬起头看清来人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跳得太猛,眼前一阵晕眩,又跌坐在床上。

太宰好笑的伸手拉住他:“不要那么激动嘛啊,中也,见到我这么开心吗?”

“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我的宅邸里出现很奇怪吗?”太宰眨着无辜的眼睛说。

要是几个月前刚认识他,中也一定信了,但是现在,中也只想朝着他威胁全世界无知少女的漂亮的桃花眼来一拳,然后朝他吼:

去你妈的!骗鬼哪?!

 

这的确是太宰治的宅邸没错,中也在这儿住了半年多,几乎就没怎么见太宰治在这儿出现过,偶尔的几次也是回来拿文件,看都不看他一眼急匆匆的又离开了,庄园里的人似乎都习惯了,他们不仅是宅邸里的仆人,同样也在国家军队或者佣兵团里担当要职,隔几天总会有几个人夜不归宿然后又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出现在他面前,中也只是耸耸肩,从来不会过问,他一个外国的皇子,虽然是来联姻的,但是想知道的太多总会引起不必要的疑心。

 

现在这个主动提出要和自己结婚却似乎一直当自己空气一样存在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温柔体贴的亲自送上一杯温水到唇边让他喝下,又轻轻擦去他嘴角的水渍,眉眼间的笑意怎么看怎么有鬼。

 

“这么久不见中也很想我嘛,”他俯身靠近,鼻尖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中也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在交换,“见到我这么激动。”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说不清的暧昧,中也瞪着他,一把甩开他刚刚及时抓住自己没有倒下去的胳膊:“滚你大爷的!谁会想你这条死青花鱼!”

 

敦敲了敲门,听见中也又在里面开骂,赶紧推开门进去,看到里面场景的一瞬间,他及时刹住了脚步,脸噌的红了。

 

太宰钳制住中也的手腕把他按倒在床上,笑眯眯的压在中也身上,跪在床上的腿刚好把中也的两腿分开,中也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衣衫不整,大概是刚刚的意外把睡衣的领子扯下一半,露出雪白的肩膀,漂亮的脖颈线条和性感的锁骨一览无遗,逼近他身下的膝盖虽然没有碰到他,但是敏感的身体还是给大脑传递了一些异样感,身体瞬间失去所有力气动弹不得,下意识曲起的膝盖让睡衣的下摆顺着他白皙的腿滑下,脸颊通红的样子可爱的要死。

 

简直让人想犯罪啊,太宰想,如果敦没有及时推门进来,恐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

见过再多漂亮娇媚的女人又怎样,在中也面前,他真是输得一塌糊涂,明明没有释放一点点信息素却几次都差点让他把alpha失去理智的丑态暴露。

 

真是个讨厌人的家伙。

 

他冲尴尬得手足无措的敦笑了笑,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早啊,敦君。”

“太……太宰先生……抱歉打扰您了!”敦慌得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

太宰从中也身上起来:“中也似乎还不习惯由我服侍呢,还是敦君来吧,我先下去吃早餐啦!”

“啊,是。”

“那么,楼下见啦,未婚妻。”太宰回头冲中也笑着招招手,中也强撑着自己坐起来,天生的体质让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低垂着头,橙色的发丝从耳后滑落遮住半边漂亮的侧脸,尽管只有一瞬间,却还是被太宰捕捉到了。

他目光一闪,但是什么都没说,关上门离开。

 

“中也……你没事吧?”敦拍了拍他的后背,“要喝水吗?”

中也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牵起一个笑容:“没事,我体质比较敏感,等一会儿才能缓过来,你把衣服放在床边就好,我自己来。”

敦点点头,依言去更衣室里拿衣服,看到随手被扔在床上沾满酒气的衣服,说:“幸好昨天及时赶到。”

“什么?”

“你忘了?昨天你在酒馆里喝醉耍酒疯来着,和一群人打起来,太宰先生和几个朋友刚好也在那里及时出手才平息下这件事。”

中也的脸都僵了,他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诶,中也你喝醉了以后那么厉害!”

“厉害是指……”

“那些人都不是好惹的小混混,以前在佣兵团待过的,虽然很强,不过因为风纪被开除,一直对太宰先生不满,会出现在那里大概也是听说任务结束了。”

“结束?”

“对啊,”敦点点头,“大概是中也刚来那段时间的开始筹划的吧,挺危险的,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样。”

所以之前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是因为这个喽,中也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怎样都和他无关,还是不要去想了。

 

敦放下衣服就走了,中也拿起桌边的水又喝了一口才发现不是平淡的味道,甜丝丝的,带着点淡淡的茶香,比刚起床时头疼的轻了些,大概是因为他的缘故。

就在中也放松下来时,他又想到刚刚的事情,他的脸又冷下来。

 

烦到要死的家伙。

 

 

到餐厅的时候太宰还没开始吃早餐,他正翻阅着被熨平整的报纸,听见声音他抬眼看了看他,皱起眉:“真是丑死了。”

“哈啊?!大清早的你就皮痒是吗?”

“中也你的品味真独特啊。”

“要你管!吃你的饭!”中也白了他一眼,刚起床,他不想打架。

 

广津到底是阅历丰富,两个不好惹的主在餐厅里吵了半天,他波澜不惊的给中也倒上小半杯酒精浓度很低但是味道极好的葡萄酒,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中也晃了晃杯中色泽鲜艳的液体,虽然是个很讨厌的人,但是习惯了一个人吃早餐到底是有些无趣。

撇撇嘴,安静的吃早餐。

 

他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喝着手中散发着浓香的红茶,没有表情的脸上带着自然的惬意,窗外的晨光是金色的,照在他脸上十分好看。

 

仆人突然跑进来,中也吓了一跳,太宰倒是依旧淡定的喝着茶。

“太宰先生,芥川回来了。”广津说。

“嗯,让他直接过来。”

“是。”

没多久一个黑发少年就走了进来,敦跟在他身边。

“太宰先生。”

“欢迎回来啊芥川。”太宰冲他微笑着说,“这样一来任务就彻底结束了,辛苦你了。”

芥川低下头,恭敬地说:“这是在下应该做的。”

他抬头看了看中也,中也本来看着他发呆,见他看向自己,他微笑了一下,温暖又明亮的笑容着实让他有点害羞。

虽然在楼下的时候已经听敦兴奋的说太宰先生的未婚妻有多好看人有多好太宰先生身边那么多美女都没一个能比得上他的,本来还觉得太夸张,虽然他对美女不太感冒,但现在见到中也确实被惊艳了一番。

太宰长了一副好皮囊,幽默风趣的性格总是能自然的吸引一大片女人扑进他怀里,再加上他言语间总是若有若无的暧昧意味,那些女人更是甘心死在太宰的怀抱里,其中也不乏名门贵族家的小姐,不论他们平时有多么优雅精致,到最后都是一个样子。

眼前的中也似乎没有变成那种样子,他的目光干净澄澈,让他想到曾经在帝国边境看到的蔚蓝色的海洋,他的眼睛比海洋还要美。

那双眼睛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为之沉沦。

 

中也微笑着招呼他过来坐下和他一起吃早餐,他犹豫了一下,太宰似乎也不介意,他点点头,坐在中也身边,端端正正的样子让中也忍不住笑起来,他拍了他一巴掌:“那么拘谨干什么?”

他的力气极大,芥川觉得自己的脊椎要碎了。

 

一开始很担心他会向自己打听工作上的事情,不过看起来中也并没有那个打算,他只是问一些和他自己有关的事情,中也从敦那里听说他们两个都是太宰先生从孤儿院里带回来的,所以就问了点孤儿院的事,听上去他有时也会跟敦一起去孤儿院帮忙。

 

没多久中也就被广津叫走了,说是一个叫红叶的女人找他,然后他微笑着对自己说再见,看都不看太宰一眼就离开了。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太宰先生眼光很好。”其实他更想说中也人真好。

太宰点点头,平淡的说:“嗯,谢谢。”

芥川离开关上门的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太宰脸上的笑容,但他没来得及看清,门已经关上了。

 

“大姐,找我有事啊?”

“嗯,”红叶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这位是森鸥外,太宰先生的老师。”

森鸥外满意的笑着说:“不愧是红叶君亲自调教出来的人。”

“那是!比起你教出来的不知道要强多少倍。”红叶得意地说。

中也以前经常听红叶愤愤的怒骂某个姓森的混蛋,什么姓森的去死吧恋童癖变态老娘亲自调教出来的人甩你十万八千里你就慢慢赶吧哈哈哈哈哈哈!之后就是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声。

中也了然,这就是那个姓森的混蛋。

旁边地上趴着一个金发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儿,她拿着画笔在纸上涂涂抹抹,画得很丑,但是认真的样子极为可爱。

“那是小女,爱丽丝。”森鸥外注意到中也的视线,微笑着说。

“哼,还是老样子喜欢给小萝莉变装吗,变态大叔?”红叶嘲讽道。

森鸥外淡定回讽:“这种乐趣想必红叶君孤家寡人体会不到吧?”

“你……”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中也有点头疼,转身不理会两人,径直离开。

 

在宅邸里绕了一会儿,不知不觉走到了书房,中也已经熟悉了宅邸的每个角落,唯独这个房间他从未涉足,不是不让进,而是因为这是太宰工作的房间,有时他和访客谈事情会在这里谈,他觉得随随便便进去到底不太好,引起误会什么的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任务都结束了,进去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莫名的好奇心驱使他推开门,房间极大,角落里古典华丽的留声机放着轻柔缓慢的音乐,看来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刚刚在门外都没有听见。

桌子上还放着半杯清酒,主人大概刚刚离开,那他就趁着这段时间在这里看看吧,难得的机会。

 

酒杯边放着一本书,他看了看书名《完全自杀手册》,他不屑的斜起嘴角;“真是神经病。”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窥探未婚夫的隐私吗,中~也~?”太宰的声音冷不防的从背后响起。

中也丝毫没有被逮到的慌张:“自杀爱好者喜欢研究自杀方式也算隐私?”

“呵呵,无聊了?”他换了一件衣服,看样子应该是要出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

“我和你这个大忙人不一样。”中也随手丢下书,到书架边转了转。

太宰挑起眉,抱怨吗?

 

“想去吗?”

“嗯?”

“军营。”

看到他眼中的光芒,太宰笑了笑:“你进不去。”

“……妈的,死青花鱼!”

 

虽然能进军营,但是主楼是不允许外人进的,而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聚在主楼的会议室里开会,于是中也就被扔在一边。

这里的军营和奥特维亚没什么区别,中也踢开路边的小石子,在宅子在这儿似乎都一样,无聊透顶。

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中也没太在意,径直朝前走,路过那男人身边,他突然叫住自己:“太宰的未婚妻?”

听到这个名称中也有些厌恶,他不爽的回头看了男人一眼:“认错了。”

“中原中也,没错吧。”

“你谁啊?”

大概是才反应过来中也心情不好:“哦,抱歉,我是织田作之助,太宰的朋友。”

那个混蛋朋友在这儿干嘛?

“不是在开例会吗?”中也挑起眉。

“和我无关的事情,我不需要参与。”织田作有点无所谓地说。

“……还真是随性啊……”

织田作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难怪太宰心不在焉的……”

“啊?什么?”中也没听清他的话。

“你在干嘛?”

中也没好气地说:“闲逛。”

织田作点点头,没有允许,外人是不能进入主楼的,所以跟太宰来的却只能在外面瞎逛吧。

“你要进去吗?”

“可以吗?我是外人吧。”

织田作难得不是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他笑了笑,要是让国木田看见大概会当成历史事件记在笔记本上。

“没关系啊,我带你走后门。”

 

在渐渐了解织田作之后,中也觉得那天遇到的那个人一定是假织田作。

 

在讲话的太宰,面容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在走神,但这么说似乎又不准确,他的确是在总结,语言简练,对各部门的工作要求也十分清楚,即使是他的朋友,比如坐在主席上的乱步、国木田、与谢野、敦、芥川,没有人发现任何异常。

但是中也一走进会议室看到太宰,第一感觉就是,他心不在焉的。

 

太宰无意识的一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中也和织田作,很短暂的停顿,他立刻移开了视线,中也一愣,大概是错觉。

 

太宰看到台下的佣兵团团长,吉田少明并没有在听他讲话,比他年长几岁的男人,军功累累,从太宰接受军权以来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过,甚至根本不听从他的指挥,乱步所制定的作战任务他从未执行过,一切都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但从来没有出过意外不说,任务还完成得十分出色,这就让他对于太宰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

狂妄到了极致的人。

“一个毛头小子再厉害也抵不过经验丰富的老将,我倒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成绩来。”

 

“那么最后再宣布一件事情,”太宰微笑着说,“关于我的婚讯,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中也刚要离开的脚步突然顿住了,他瞪着台上的太宰。

“由我个人亲自审查过的情况来看,我决定,”太宰直视中也的目光,“佣兵团团长一职由中原中也来接任。”

吉田少明大笑起来:“太宰先生,你这是要把我开除的意思吗?”他的目光骤然凶狠。

“是啊。”太宰微笑着点头。

“原因?”吉田少明翘起腿,一点不着急的样子,“要开除我,总需要理由吧。”

“身为佣兵团团长,从我掌握军权开始一直到现在从不听从指挥,作战方案也从不按照预定执行,你知道你间接导致了多少无辜的人死去吗?”太宰依旧笑眯眯的,却染上了一层阴影。

“但是我每次的任务还是出色地完成了,”吉田少明嘴角带着一丝不屑,“这也就证明了你的指挥和江户川先生制订的作战方案有问题。”

“江户川先生与太宰先生每次都会制定三种作战方案,一种全员遵守,一种紧急预备,还有一种”国木田扶了扶眼镜,“是专门针对于你的方案。”

“什么?怎么可能?”

“你的行动方法早就让江户川先生解破了,这就是单细胞生物呢,没脑子,行动方法单一。”与谢野冷冷的看着他,“多亏了江户川先生和太宰先生,我的工作量不至于成倍增长。”

“区区……区区一个omega,凭什么代替我!我是帝国军功累累的佣兵团团长!我是不能被代替的!!”

“那个,抱歉啊,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呢”中也揉了揉鼻子,“你刚刚说,区区一个omega?”

 

几秒种后,吉田少明被狠狠地砸进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那么,我来说点事,”中也随手扯过一把椅子坐下,翘起小细腿,冷冷的看着众人,“新官上任,不服的憋着,有意见来单独找我谈,就像今天这样,”他指了指墙上的吉田少明,“或者不想来找我的,就把那些话揣好装兜里,或者吃下去消化一下拉出来永远消失,总之,不服的,憋着。”

然后不给众人反应的机会,潇洒的起身离开。

台下的士兵一脸懵逼,估计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嚣张的omega。

 

把其他一些琐碎的事交代了一下后才散会,太宰没有去寻找中也,而是来到了主楼后的空地,一大片堪比庄园里的草地在阳光下闪耀着清新的绿色,中也靠在树下,看着远处发呆。

 

“为什么选我?”

“你是说未婚妻还是团长?”

“……”

“刚刚你也听见了,”太宰笑了笑,“我不喜欢不受控制的东西包括人。”

“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话?”中也斜眼看着他。

“当然。”

“那你可真是错了。”

“是吗?”尾音向上勾起,中也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还未来得及躲闪,他已经被人按在了身下。

“中也要是不听话的话我就会惩罚中也哦~”

太宰想起他离开房间时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神情。

 

明明需要静静的休息一会儿才能恢复力气的体质,他却强撑起身体,紧紧抓着衣服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颤抖,他故意偏开脑袋让发丝滑落遮住他屈辱羞愤,咬紧了牙的神情,他不想让可以说和他最亲近的敦看见他那个样子,但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他的眼眸如海洋般包容一切,他将所有屈辱愤恨隐藏在深不可测的海底,他可以骗过所有人,但是骗不了他。

 

让他掌控佣兵团不是心血来潮,他看到他与芥川交谈时眼中跳跃的光芒,虽然交谈内容与工作毫不沾边。

 

也许他会冲上来制止自己的决定,太宰站在台上时这样想着,如果再让他上来作为新任团长发言,大概他的神情会更尴尬。

但还没有邀请他,他已经踩着规整的步伐走过来,脸上的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坚定,他看着他轻而易举的解决掉吉田少明,然后轻轻一跃跳上台,忽略他们所有人,随手扯过椅子坐下,高傲地俯视众人。

“不服的,憋着。”他最后说。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格外有威慑力,他能感受到他的下属全部臣服于他的内心。

 

他没有他想像的那么脆弱。

 

他抚摸着他光滑白皙的脸颊,他靠的很近,中也浅喘着气,用不上力气挣扎。

他瞪着他,有点恼怒的可爱样子让他忍不住笑出声。

 

他无奈地说:“中也,我真是输给你了。”

不等中也开口,他低头亲吻他的嘴唇。

 

 

输得一塌糊涂。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5 )
热度 ( 97 )

© 空白- -免疫综合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