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跖点

这是一块非常辽阔的海域。

海水呈现一种奇异的深蓝色,翻起一股一股细小的浪向极远处铺展开,前天早上还未离开岛屿的时候,薄薄一层海水涌满乳白的浪花攀上浅色的泥滩,是刚刚拂过脚面的深浅,柔而黏的泥滩踩上去时会留下一个完整的脚印,脚趾处也许会略微深一点,但最终海水又覆没掉痕迹,使得整个海滩平整的近乎完美。

风是很清爽的,夹杂着的海腥味在穿过人的一瞬间便唤醒了因在海上长时间航行而迟钝的所有感官——这是一个非常令人舒畅的早晨。

中原中也正倚着游轮上的栏杆,指尖点着一根已燃近一半的烟,另只手上是一杯还留点底的酒。酒是餐厅刚从地窖里拿的,放在酒柜上,琥珀色的酒液倒出来时掌心还能感觉到略低的温度。

他半...

太宰治:每一次,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总是意外的发现我是如此爱你,而且每一次都会更深

我抚摸着他后脊上小小的凹陷,指腹在柔软光滑的皮肤上游走,感受清晰的骨骼纹路,他爱健身,身材是恰到好处的瘦削,有着饱满的肌肉,线条是那种具有力量的美感。
我在他的腰肌上小小地捏了一把,那里很敏感,他动了动,在我的怀里转个身,又睡了——他扭了扭屁股才翻过身,还是略略撅着嘴的,抱怨我难得的周末,大清早不好好补觉来打扰他。

我忍不住笑起来,把他搂的更紧了些,脑袋埋进他睡得乱糟糟的后脑勺,鼻尖蹭着他敏感的后颈,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他觉得痒,缩了缩脖子,模模糊糊说了句“别动”,听上去像小猫撒娇一样。

我抬起一条腿压在他身上,把他完全锢在怀里,没有一处的分离,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这样做,紧紧的靠在...

Close Your Eyes(上)

中也性转!慎入!!

重修重发(是的,这不是一辆单纯的车!)

骚包的金色法拉利是打着漂移停下的,毫不客气的把本来开在前面的小蓝白硬生生堵在身后几厘米,气的小蓝白车主开了窗骂人,坐在法拉利里的女人则淡定的下了车,把钥匙丢给门童顺带扫了眼身后的车子,漂亮的蔚蓝色眼睛带着些冷薄锋利的美感,女人眉毛一挑,凉凉丢了句:“骂你大爷啊。”然后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啪嗒啪嗒”进了夜店。

小蓝白车主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

夜店的气氛极其躁动。

暗金色的细肩吊带衫是那种带着点垂坠感的料子,随着身体的舞动会在夜店迷惑的幽蓝色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时不时会露出纤细腰腹上流畅的马甲线,或者黑...

彷徨(上)

emmm说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结果是把看到的不错的梗挪过来(对,梗不错,但我写的就垃圾了,就……见谅哈!)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中原先生……中原先生?”

 

中也眨了眨眼,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挪到旁边的樋口身上,樋口见他看向自己,愣了愣,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红叶大姐要的文件。”

 

中也这才注意到桌上摊开的文件,自己手里还握着一支钢笔,于是在末尾刷刷签上字递给樋口。

“额,您没事吧?”樋口把文件抱在胸前,“刚刚提到太宰先生出差回来您就突然一动不动,需要替您把太宰先生的报告会议推掉吗?”

“……不用。”中也看上去还是有点走神,樋口甚至觉得中也的目光竟然...

这是以前用小号发的一篇文,然而小号……我找不到了(快被自己蠢哭了)……所以挪过来……


什么叫“酒池肉林”?

中也一进门就被人猛地一把抱住按在墙上亲,挑挑眉没有拒绝,把公文包往地上随便一扔然后踮起脚,手指插进深色的发丝里回应他的深吻。

太宰抱紧中也劲瘦的腰,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走,刚要把中也推到床上就被中也一个反身甩在被子上,中也整了整被他扯开的衬衫:“你他妈发情也有个限度啊,不是让你去接儿子吗?”

“中也,今天结婚纪念日啊。”太宰可怜巴巴的啃着被子望着中也。


说起来,当年他俩还是未婚先孕,太宰治那个时候还被黑手党各大干部联合侦探社一起批斗了一顿,不过本人丝毫没...

太宰先生man不man

太宰治最近有点郁闷。

起因是几天前的深夜,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淋漓尽致的做了几次后,中原中也疲惫的窝在太宰怀里,突然皱起眉拍了拍身侧人因为不爱运动而……的胸膛,无比嫌弃的说:“很不man啊……”


于是太宰治陷入了深深怀疑——

我不man?我怎么会不man呢?那么多小姐姐喜欢我,中也竟然嫌弃我不man?!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直到几周后,中也放了假,两人飞去了中国。

某夜,玩了一整天后,太宰倒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翻手机看消息。

中也在洗澡,浴室哗哗的水声无比勾引人的神思,但是他的目光突然被电视上的一侧广告吸引,于是,他开心的拍了拍自己被中也嫌弃的胸肌。


回国那天,中也发...

一篇文评

这是给 @麦黍秋波掀青岚 太太的一篇文评(希望太太喜欢)

嗯……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实在太激动了……

 

大概是刚入双黑坑那段时间我看到了BAKU太太的《风拂雪舞》(以下简称“追妻”),真是刚看一篇就瞬间迷住了,之后每个周回家都会激动的去看太太有没有更新,那个时候我还是一枚小透明(现在也差不多吧……),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我能够为自己一直喜欢的太太写文评。

 

其实这篇文评,虽然一开始太太说是让我自己选一篇喜欢的来写,但是挑来挑去,不得不说,每一篇都很想写!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想到哪篇写哪篇(…………)。

 

BAKU太太的文笔非常舒...

Thirsty——深夜伦敦(上)

 @起名废知士 给知士哥哥的贺文!(因为百天的时候我不在所以先发)

空气凝滞。

 

坐在长桌两侧的高管压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惊恐的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桌尾玩笔的英俊男人。

 

男人垂着眼,一脸淡定不说,甚至还带着几分悠悠然的笑意,好像刚刚对着全英最大的黑色家族狮子大开口的人不是他一样,坐在附近的几个人身边的保镖掏出枪械对准他的脑袋也能面不改色。

 

 

筱田明竺点了点面前的文件,两秒钟后忽而扬起粉嫩的嘴唇:“我同意。”

站在筱田身旁的男人一脸惊慌:“小姐……这、这不行啊……”

 

太宰向后靠在沙发里,撑...

《爱情这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文评

Emmmmm……第一次写文评,有点紧张哈……@哼哈叫做蘋果哈 


哼哈小仙女找到我的时候,说实话,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后来我问她确定要找我写的时候(咳,毕竟我的文笔……看过的都懂……),她说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我,简直热泪盈眶啊!!!真的很感谢哼哈把这个机会交给我!!!(情绪失控)


咳,好了,说回正题。


看到标题的时候就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心脏。我对文野的解读并不深,一直以来只是顺从心意去写,看很多太太的文,比如哼哈,他们总是稳准的拿捏着每一个人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于太宰中也而言,大概就是如此。...


“中也,快看!我的肌肉!”
“你给老子把羽绒服内衬装回去!”

伪更。。。。。。

暧昧(番外)


如果生命终究会归于平淡,我所希望的,只是在我们都疯狂的年轻时,能给你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告白,然后和你一起好好的。

                                         ...

暧昧(13)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 这么久才更新,感谢大家一直很耐心的等待,到今天【暧昧】就完结啦!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以后我会更努力的!!!!


“简直是噩梦啊……”


中也瞪着天花板上巨大的水晶吊灯,五年前的那段记忆像潮水一般涌上又退下。

又趴了一会儿他才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锁骨处那一小块凹凸不平的肌肤,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已经过去五年了,竟然还是隐隐的发疼。


前两年因为这个有找东野做过一次检查,东野还说可能是心理作用,当时他就嘲笑东野是不是当医生的查不出什么病都会推到心理原因。

东野只是摊摊手。...


暧昧(12)

  • 又名《论炮友如何变情人》

  • 文风尴尬,思路清奇,慎入!

  • 这次来一篇回忆吧。。。。


有一段时间,中也因为工作过度得了低血糖,以至于每次刚睡醒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什么都看不见。 


——而人一旦失去视觉,其他感官都会变得敏感起来。


【五年前·日本·横滨】


中也刚睁开眼,冰凉甜腻的铁锈味率先灌入鼻腔,一瞬间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喘不上气,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猛地清醒起来,他挣扎了一下,手腕肩膀随之而来的酸疼麻木才让他意识到他已经被拷在墙上很久了。...


夫夫(下)

  • 那个,上一篇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而且还有好多评论,真是非常感谢大家,谢谢,但是也有点恐慌,希望大家不会对这一篇失望

  • 不论是否喜欢这一篇,谢谢大家看过^^


点这里点这里 

http://wx2.sinaimg.cn/mw690/006ht2OZly1fijhm4vnn8j30c84jwadz.jpg

夫夫(上)

已婚双黑

……我就是想单纯的开个车……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坐在两侧单人沙发上的两人依旧用凉飕飕的目光看着彼此,仅仅是直视,一丝一毫的眼神交流都没有出现——他们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又过了五分钟,中也才轻轻“啧”了一声,打破跌至冰点的沉默。

太宰不可察觉的动了动眉毛。

 

 

“你打算在这坐到什么时候?”

太宰冷冷的“哼”了一声:“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想好借口跟我解释了。”

中也摸了摸鼻子,意外的没有飞起一脚把某人从三十楼的高度踹出去——

 

 因为这次,的确是他犯错在先。

 

 ...

© 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